煊&言

大眉毛小胡子(什么鬼) 荆棘鸟与玫瑰【刺客/教皇】abo

有谁能想到,高贵禁欲的教皇,是一个Omega?

弗朗西斯眨眼,浓密的金色睫毛在他姣好的脸蛋上留下一小片阴影。他是神女的孩子,处女而孕,没有人能拒绝将他推上教皇的宝座——那是他与生俱来的宿命。

他想象过自己不同的命运,或许是在收容所鬼混到成年,或许沦落为与路边野狗为伴,但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是个omega.上帝忠实的传信使徒,纯洁无垢的教皇,是个omega?

他感觉自己已经糟透了.

冗长厚重的教皇袍下少年尚且青涩的身体还在颤抖,尽管每日坐在高台上受人觐见已经成为习惯,但汹涌而来的发情期快要把他的理智消磨殆尽了。

神使念诵福音。

人群逐渐散去,弗朗西斯透过自己眼前一片朦胧的水雾看到暗下的四周。或许这还好,他想着,身体在教皇椅里陷得更深,自己熬过发情期,啊哈,比被教徒围观着像妓女一样祈求别人填满好多了。

恍惚间他看见什么人影闪过,似乎有空气被划过的声音,然后冰凉的刀锋抵上脖颈。刺客?他没有更多的理智来思考了,冰凉的刀锋不足以缓解过高的体温。

“哦,瞧瞧,万人膜拜的教皇大人,你的警卫也太……!!”是Alpha的气息,带着海洋的凌冽,弗朗西斯迷迷糊糊地蹭上那人手腕,舌尖在青色的血管上留下一串水渍。

亚瑟在皮肤被触碰的那一瞬间就僵住,空闲的左手反手抽出短匕给自己腿侧来了一刀。发情期的omega,简直是致命的诱惑。

“你多大……十四?”开口,亚瑟简直想要再给自己一刀,被信息素扰乱的大脑已经开始不听使唤了,他现在活像在用下半身思考!

“十六……呜……”







最终刺客先生没有完成他的任务。

评论(4)

热度(24)